和學姐約三點半在威秀看電影,現在已經三點三十五分,她準備過到達目的地

前最後一個紅綠燈。不等紅燈轉綠,她已經一馬當先往前跨了一步,迎面而來

一個五十歲左右的中年男子,似乎盯著她看,她假裝無視,繼續往前,這時卻

被男子回頭叫住了。

「小姐,不好意思……」語氣帶點怯懦與猶豫

「嗯?」

「不好意思,我的錢包掉了,你可不可以借我一點零錢,讓我坐火車?你留個

手機號碼給我,我再匯錢給你。」

「沒問題,不用還給我了。」她掏出錢包將裡頭的零錢都給對方。「我只有這

些零錢如果不夠你再跟別人借看看。」

「剩下是大鈔嗎?那找個地方換錢。」

「我和人有約已經遲到了,真抱歉!不夠再請你和別人借了。再見!希望你順

利回到家。」

她繼續往前,看見學姐就在約定的中庭水池處等待。打了招呼後她提起剛剛路

上耽擱了一點時間的借錢事件。學姐馬上嚴厲地說:「你不應該給他錢,這根

本是詐騙集團,作無本生意,他說要轉帳還你也一定是騙人的!」

「……」她沒有說什麼,想起幾年前一件小事,至今還烙印腦中。

 

***

媽媽上街去買菜,回到家時吐了一口深長的氣:「好累啊。」把蔬菜水果往地上

一擺,媽媽才說起她坐公車到市場途中發生的事。媽媽出門一向不帶很多錢,只

用一個小小的零錢包放幾百塊當天買菜的費用,再放剛好的車費,一方面是和我

一樣有迷糊的個性,錢帶多了就容易掉,另方面是避免被推銷就掏了錢買不必要

的東西,於是養成了只帶剛好錢的習慣。正巧今天買完菜後,看見雜糧店裡正在

用機器逼逼啵啵地剝新鮮蓮子,心想正好可以煮清涼解暑的蓮子湯給家人喝,就

買了兩斤。回家路上雀躍地跳上公車,卻發現錢包裡一毛不剩。

「我想這下糟了!」媽媽兩手一攤,又講又演。

「我往後面坐著的學生看了一眼,旁邊的小姐看了一眼,沒有人動,我再看了司

機一眼,司機竟跟我說:妳故意不帶錢的吧?坐霸王車?」講到這裡已經感覺到

耿直的媽媽一股不甘心的情緒。

三站的距離很快就到了,媽媽要下車的時候,跟司機說:「我記下車牌了,下次

再坐車我再還給你車資。」司機看也不看媽媽,語氣不屑地用台語說了聲「免假

」揮手趕她下車。媽媽說,她感覺自己因為那十五元被整車的人汙辱了一番。再

過了好一陣子,我已記不清隔了多久,她得意的告訴我:「我終於又遇到那個司

機,把錢還給他了。」話語中帶著喜悅和輕鬆,好像欠了人很多錢,終於還清了

那樣,然而那不過是十五塊。

***

 

這個人三番兩次在MSN上加她好友,雖不知道是何居心,但也引起了她的好奇心

。男子說看了她的照片覺得很可愛很面善,「能不能交個朋友」?也不算聊天,

只是照三餐問候,然後總是講沒兩句就說:「妳真好,我想娶妳回家。」她有一

點開心被人肯定,但同時還覺得這男子真傻,就跟他說:如果這樣講幾句話就能

娶回家,一定很容易被人仙人跳,你網路交友要多多小心。男子回道:「好的我

會。」

就這樣有一搭沒一搭問候了一個禮拜的午餐與晚餐後,男子有天早上說他工作的

香港彩卷公司高層正在開一個與台灣有關的重要會議,還說這個會議的機密內容

讓他很興奮,想立刻跟她分享,希望她不能跟任何人說。

「連最信任的父母都不能說。」這句話讓她有一點不安,究竟有什麼樣的事情連

父母都不能說呢?

他開始講到台灣六合彩、六合彩組頭、賭民、香港彩卷行等她毫無概念的事物。

只是在心裡想:「難怪不能和父母說了,六合彩和賭博父母一定不會喜歡聽到。」

因為不懂,她一聲不吭,男子卻要求她仔細聽,不懂發問。大意是說,台灣組頭

需要每期開獎前繳交權利金給香港的六合彩公司,讓公司來負擔賭民中獎後鉅額

獎金的風險,但近年來台灣的賭頭都不願意繳交權利金,給彩卷公司帶來很多的

困擾,因此高層決定要直接跳過組頭,和直接將部分確定會得獎的彩票賣給台灣

賭民,得獎號碼可以控制,也就是作弊的意思,他想要幫她,讓她賺取彩卷的高

額獎金。講到此她已無意聽下去,就在視窗上留了一句:「我曾經勸告過你,小

心詐騙集團。我不缺錢,還謝謝你的好意」。然後將這個人永遠封鎖。

 

就像這些小小的事件,那些善與惡的交手每一回都讓我深思,但最後我選擇相信

相信每一個遇見的人;與其相信惡,不如相信善;保護自己,但是相信別人;

如果只是一點布施,布施給誰也無所謂,而不要有機會拒絕幫助一個真正需要幫

助的人。如果是貪念而非善念,那麼就是損失,到頭來決定的並不是我們,而是

看不見的力量。讓我們繼續與詐騙集團交心,也希望哪一天他們集體地,放棄欺

騙。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luefay 的頭像
bluefay

Notes that bring me back to myself

bluef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每個縣、市上千犯罪家族,全家大、小三代,男、女、老、幼,總計上萬名歹徒(含穿國中、高中制服男、女生,坐在路旁改裝機車上的小混混、小太妹,背著嬰兒、帶著小孩或老人的婦人,及騎腳踏車行徑惡劣男、女及老人),家族以20-30人一組,化整為零打帶跑的方式,每天全省串聯,集團化跟蹤民眾住家及生活作息為業。並貼近被害人偷聽、偷窺、蒐集個人,及家人、朋友、手機、家用電話家庭成員等資料(在各種公共場合。含郵局、銀行內外、醫院,其他各種公共場合,請隨時注意身旁陌生人,當您提款或於商家消費時,歹徒共犯便出現在您身後。並堤防半路出現之帥哥、美女,並勿將手機或家用電話借予他人,以免電話號碼外洩)。
    這些歹徒家族散居在每個社區,或租屋在大樓裡,以裡應外合的方式,每天24小時用老人、女人、小孩在所有人群出入口,或在被害者家門口。以路邊相互等人、等車、蹓狗、抱小孩、聊天、流動攤販坐在超商看報的方式,長期輪流派不同人,埋伏跟蹤守候,白天路邊各種車輛人坐在裡面佔據路邊停車格,等到被害者出門,再以手機聯絡埋伏前方其他機車或汽車、計程車歹徒,到家中作案(有些叉路口車輛熄火,黑玻璃搖上疑是空車,但人躲在裡面,夜間則以數百輛計程車),並聯合在每個公共場所,或在騎樓及坐在路旁無所事事滑手機(不用做事就有飯吃),中、下階層男、女、老、幼,(以line的方式並用耳機神不知鬼不覺相互聯絡),以緊迫盯人方式跟在被害者身後(含用婦女偷偷跟到被害者到銀行偷窺保險箱),再以四周包抄的方式以手機相機偷拍,再上傳被害者相片給其餘共犯,或十餘歹徒分散四周,並手持長鏡頭相機偷拍,或數人以大型腳架長鏡頭攝影機,在被害人每天必經之地埋伏,假裝採訪方式直接偷拍,以全省數十萬歹徒,在每個叉路口或轉角處以輪流接力賽方式跟蹤(可以數千人接力賽,從屏東跟蹤到基隆及國外,任何地方都有台灣共犯)。
    再每天用不同歹徒,打手機以地下錢莊貸款、賣茶葉、購買未上市股票、海外投資等。同樣方式騷擾、恐嚇,並由外縣市數千歹徒以手機、家用電話,數萬通網路傳真騷擾住家電話的方式,亂七八糟無俚頭簡訊,持續數年騷擾)。再跟蹤到無監視器處時,以數百男、女歹徒,每天輪流以汽、機車衝撞,或用樣方式對付被害者家人,聯手共同霸凌。連警察局門口都有歹徒及車輛埋伏(警察及其家人都同樣遭到跟蹤、威脅)等到作案再由其他外地數十位未曾出面歹徒下手(犯罪成員散居每個路口,或每天都在網咖或酒店待命)。
    但這些應屬共犯家族的數十萬歹徒,卻有侍無恐,因為他們家族人數龐大,且跟蹤不容易觸法,從來沒人被繩之以法。
    ※(民眾請勿上網貪圖購買,任何打折、便宜、低於市價任何物品,因為民眾會爭相購買,並且自動送上個人資料。但那可能是歹徒以釣餌的網站。專為直接竊取個人家用電話、手機,甚至信用卡等資料的網站。再交給共犯打電話詐騙。便宜手機甚至被植入竊聽、或定位軟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