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 對 不 起! 媽! 我 的 手 機 呢 ?!」

 

還要再幾天才端午,天氣卻熱得很,整個台北暖轟轟,像圍繞在玻璃雪花球裡的城市,只是灑落的不是雪,是溫溫

黏黏的汗水。

 

「媽!對不起!媽!我的手機呢?!」大嗓門字字清晰,說話的男子手上甩著活性碳口罩,綠色的T-shirt顯得有些小

了,緊貼著走樣的身材,贅肉疲軟地靠在腰圍上。等這路公車的人還不多,他排第一個,我排第四個,我前頭的,

是小得幾無存在感的「媽!」。

 

「媽」從地上兩個大袋子的其中一個翻翻找找尋出他央求的手機,往身後看,眼中帶著憂慮。男子拿到了手機,走

回站牌下方,口中還在喃喃自語,遠了,聽不清楚。

 

兩輛公車一道進站了,男子抬起頭:「都 不 是!」,中氣十足的。

 

三五分鐘後,我引頸盼望的車在一百五十公尺遠的轉角轉進視線,閃著熟悉的黃光。

 

「來 了!」手與身體平行,高高直直舉向天。

 

車子越過了站牌才煞車,男子邁開大步跑向後車門,「媽」拎起兩個大袋子,小碎步跑,後頭排隊的人不耐煩了,

脫隊往車門擠。我緩緩走過去擋在門邊,給「媽」留一條小路,萍水相逢的體貼。「媽」踏上了一階,回頭向我

道謝,輕輕柔柔地。

 

「叔 叔 好! 叔 叔 我 們 要 去 美 麗 華! 叔 叔 我 可 以 坐 這 邊 嗎?!」

 

我往車後走去,找一個靠窗的位子坐下,看不見前方了,只聽見聲音。

 

「叔 叔! 叔 叔 這 裡 是 哪 裡?!」

 

司機對著麥克風向乘客報告:「下一站:中央電台,下車請小心,謝謝。」

 

「是 中 央 電 台! 媽!」

 

人在美麗華站以前下差不多了,眼前的人牆逐漸散去,我又看得見他和「媽」了。

 

他拿出相機來,搖搖晃晃往車後走,他說:「第 一 次 來 旅 遊, 要 拍 照 作 紀 念。」他咧齒對我笑,或者

對著我旁邊的空氣笑,然後按下快門。

 

「不 要 忘 記 拍 摩 天 輪!」轉過身他又咧著嘴對摩天輪笑,按下快門。

 

一個剎車,一個踉蹌,穩住了,他說「好 險 ! 媽! 你 要 坐 好 ! 媽

 

「媽」面著他坐,右手拉他的左手,他咧嘴笑。

 

「美麗華站,下車請小心,謝謝。」

 

「叔 叔! 謝 謝! 叔 叔!」

 

朝車窗望出去,是新蓋好的捷運站,後頭是燈光華美的摩天輪,「媽」在候車亭

的長椅上坐下來,兩個大袋子緊貼著腳跟放,那個孩子,已經遠遠跑開了去。

 

我在心中默默替他起了名字,叫做喜兒。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luefay 的頭像
bluefay

Notes that bring me back to myself

bluef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