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記得的過往是否和我留戀的過往交疊?





你以為你多給了我一個吻,我卻以為少了一個;一個擁抱你以為不很深刻,我卻記了一輩子;



那些來往的人群,煙霧瀰漫的牌桌,斜倚牆邊的蒼白男子,緩步在飯店廊道上的雍容寡婦,你



記得多少?是否和我記得的一樣?





若我能掏出你深藏的記憶,而遞給你我的,則我們都會驚訝於那之間的出入深如峽谷,而反而



接受了分離的事實,好似這才是對的一般。許多時候我們不言語,以為溝通遊走在愛情的氛圍



裡,但是我現在明白,誰敢說那是愛情,誰敢提及那個字眼?即使說愛,也是失去後的迴響,



都已經無所謂了。





於是白晝臉龐掛著淺笑的我,深夜裡矇著頭哭泣,害怕聲音透露了秘密;而菸不離手的你踱步



到外頭冷清的花園裡,思考著要如何結束,眉頭深鎖。房間裡沒點燈,只由月光的慘澹顏色照



亮了舖白的床,偶而抬起頭卻覺得月光刺眼,幽幽冷冷的射向傷口,絲毫不留情。而外頭人煙



消弭,單單你一個踏著鵝卵石舖成的小道,走向歧路花園,一條簡單的小路,卻怎麼也出不來



,你也感到一絲絲寒意,菸一根根點。





每年秋天我來這裡看你,而心裡早知道總有一天會結束。只是當結束橫在眼前,我們還是哭了。





“C’est inoubliable.”最後的一句話。









**

Last year at Mareinbad

The garden of forking path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luefay 的頭像
bluefay

Notes that bring me back to myself

bluef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