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八點十五分。

 

管管母親塞給他的一個窩頭,裹著小腳無法行走僅能爬行的身影,緊接在後是四十年的生離死別,突然之間我深刻體會媽說的:

  

「只有妳為人父母才會知道什麼叫愛,妳們講的愛都不叫愛。」

 

中午一點十分。

 

和上司同事在一香園吃素,門口擺了一個結緣品的書架,等付帳的閒暇,順手抽了本聖嚴法師的【如何超越人生困境】,召來

 

同事問道:「怎麼?你現在有困境嗎?」。

 

晚間七點三十分。

 

回家的路上,在搖晃的公車上我看起【如何超越人生困境】,再次抬起頭來的時候,竟然已經離該下車的地方三站之遠,我忍

 

不住笑起來,這下子要走好一段路才回得了家了,但正巧手上這本書告訴我,要運用人生的低潮,好好學習,因此我一面走,

 

一面想像自己多長了幾吋肉的大屁股漸漸變小,如此一來,我的心情真的是輕盈無比。

 

謝謝龍應台與聖嚴法師,我今日了解了愛,也面對了困境。

 

 

 

PS  每日寫太多的郵件,不論打什麼文章,最後總有加上簽名檔與Best Regards的衝動,人確實是被習慣制約得太厲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luefay 的頭像
bluefay

Notes that bring me back to myself

bluef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