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y's the limit)
[印象]
很多人說,巴塞隆納是高第的城市。剛到巴塞隆納的時候,有些失望。迎面而來

的是陰暗破敗的地鐵、神色冷漠防備的人們、混雜的人種、更加陌生的語言、還

有不懷好意的扒手,難道所謂高第的城市就是如此而已嗎?
 

抵達巴塞隆納的那天,已經是傍晚,天空透著紫紅色的霞光。不太冷,而路旁的

人吞吐的是真槍實彈的香煙。舟車勞頓佐以稍早在馬德里遇見張狂的匪徒註一

現下又找不到接駁的電車,大夥兒鬱鬱地擠在了一塊,有一搭沒一搭地按快門。
 

(巴塞隆納機場外)

好不容易上了擁擠的電車,開始懷疑全世界的人是否都湧進巴塞隆納渡假;再次

轉搭巴塞隆納的metro(TMB),車裡詭譎的沉默更是使人窒息。窗外是黑洞洞的殘

像,老舊的地鐵隧道像史前時代就存在似的,鋼筋水泥外露、瓷磚脫落,我數度

懷疑忍者龜會沿著隧道疾走過來向我們揮手,只是怕暴露身分,不方便現身。
 

所謂的高第的城市就是如此而已嗎?
 

當然不是,是的話我就不用寫了。
 

(醉鬼們----by Vemisa)

[這會兒是飢餓的難民,那會兒是酒醉的醉鬼]
 
當天晚上,我們在飯店check in以後,放下行李又趕忙地外出晚餐,因為這一

天大家也是從用過早餐以後就什麼也沒吃,長途旅行的勞累和飢餓已經不是我

言語可以形容,唯有賽臉的程度實在無可比擬,看過的人都說臭。
 

位在La Rambla大道附近著名的餐廳La Fonda,晚晚才開門,卻早早就大排長

龍,為了美食,西班牙人不辭勞苦。晚間八點,飢餓的台灣人只能棄械投降,擇

個吉日再來。


那時我已餓得迷失了方向(雖然當我清醒的時候也不見得不會迷路),只記得我們

在一間看似便宜、有Paella註二又有Sangria註三的印度餐廳前踅了步、駐了足,

就進去了。
 

La Zarzuela餐廳裡,面積像12吋pizza的兩盤paella、和一隻抵兩隻的超乾烤

鷄腿就擺了滿桌,酒端上來以後酒足飯飽的六個人就全都瘋了。餐廳的老闆不時

地來與我們閒扯,Tina拿出西語的真本事兵來將擋水來土淹,場子搞得比餐廳廚

房還熱,印度人忙內場外場兼接電話也還不時要過來搭個腔問個話。現在完全憶

不起當初怎麼從頭笑到尾沒停過,大概是終於吃到食物太感動所致。加上笑聲太

容易感染人,一個傳一個的,沒完沒了。
 

本來陰沉沉的心情卻意外因為這餐又復活過來,準備與巴塞隆納握手言和。
 

[走到哪兒都看見聖家堂]
 
在巴塞隆納這個城市裡,觀光客都不觀光客了,原因很簡單,因為抬起頭全是觀

光客,難得沒人多看你一眼,反而很自在。而這裡多數的觀光客都和我們一樣,

衝著高第而來。
 

高第兩個字所代表的形象不是單一一項建築物件所能概括。有些人可能鍾情米拉

之家聳立在城市中心、彷彿向下俯視的西斯大帝造型頭盔,或奎爾公園綿延的躺

椅、色澤繽紛的拼貼、如同糖果屋的城堡,或者是隱沒在住宅區中、充滿回教風

格的文森之家……對我來說,巴塞隆納之所以為高第的城市,是因為聖家堂以雄

偉浩瀚之姿聳立在這個城市裡。
 

巴塞隆納在西班牙自治區的劃分中屬於加泰隆尼亞自治區(Catalunia,詳見Trip 

Organization
),這個地區有其複雜政治和歷史上的意義,高第生於斯長於

斯,他的建築創作與這塊土地上的榮興自然脫不了干係。
 

加泰隆尼亞在19世紀的工業革命中,因為地理位置而首當其衝地繁榮起來,成為

工業重鎮。隨之而起的是活躍的中產階級,在日益富裕以後遂追求起生活品質和

文化素養,進而推動了加泰隆尼亞地區獨特的文化與藝術發展。高第就在這個時

代的背景中脫穎而出,給中產階級蓋私宅,同時也接受他們金錢的資助從事高尚

的藝術和宗教奉獻。聖家堂就是追求這雙重理想下的產物,也在無形中成為加泰

隆尼亞文藝復興的代表之一。
 

然而這些歷史背景完全無法表達我見到這棟建築當下內心所受的震撼。
 

走出已習慣但仍黑黑髒髒的地鐵,左顧右盼地尋找教堂的影子,結果是什麼也沒

看見。聽見有人驚呼,循著聲音傳來的方向仰起頭往湛藍的天際望去,聖家堂就

在那裡。
 

(誕生門----複雜的構圖)


(建築中的聖家堂----by Felicia)


(復活門部分,全景請參考此網頁)

和在Toledo大教堂註四一樣登時起了全身的雞皮胳瘩,但心裡又十分明白兩者完

全是兩回事,要是有人作個雞皮胳瘩形狀研究,或許能探出個究竟。
 

誕生門、復活門、榮耀之門、還有許多講不出名稱的基督教典故,高第在新歌德

主義建築的設計裡卻不改其志地加添他個人獨特的風采。像水果的尖塔、象徵希

望的白鴿與綠樹、豐富又複雜的構圖……我一點兒也不懂建築,只覺得在這人蓋

的東西裡看到無窮無盡的生命力,就如同高地自己所說:「樹就是我的老師。」

他不僅把樹和大自然的形狀融入進設計圖裡,也師法自然的生命力。
 

這是我的感覺。
 

整棟尚未完成的建築物,我最喜歡的地方是復活門。
 

這面由約瑟夫‧薩巴拉奇斯(Josep M. Subirachs)在90年代初期完成的雕塑作品,

乾淨簡潔的線條在午後陽光的照射下層次分明,每一個人物的肢體表情都在訴說故

事,這時你既在看一幅幅的畫,又像在看一件件雕塑,猛然想起來,原來看著的是

一面建築的一面牆。好像走在山路上,枝葉蓊鬱的林道盡頭就是山巔,俯瞰的雄偉

景色就攤開在眼前,但每走近一步視野就開闊一些,而每個段落的景都不一樣。
 
西班牙之旅努力走訪了高第各大作品,然而最讓人屏氣凝神的,莫過於這裡了。






















在外面猛拍了一陣以後,才進到完成度更低的教堂內部。
 

教堂內部也完全顛覆傳統教堂的模樣。

 













最後卻因為沒拿捏好時間無法上聖家堂的頂樓,gift shop也沒進去,成為當天一大

遺憾。而脖子幾個小時以來維持上仰姿勢挑戰人體極限,這天就在脖子酸痛中作結。
 

最後Felicia呈現”七”字狀趴在馬路上,惹著美麗的路人掩嘴偷笑從後方快步而過,

如此辛苦替我們拍下這張,我們笑的好滿足喔。
 
 
 
 
 
 
 
 
註一:匪徒事件稍後說明。
註二:Paella即西班牙海鮮飯,以番紅花調味所以色澤紅紅的,但我實在吃不出
番紅花味是個什麼味兒,但細長的米飯嚼勁很不錯,擠上萊姆酸酸的好好
吃,我想什麼就算是ㄆㄨㄣ擠上萊姆汁我也會說它好吃(話說回來ㄆㄨㄣ
真的也酸酸的嘛)。

註三Sangria即西班牙有名的水果酒,甜甜的很好喝,但後勁很強,Dora為證(硬
要說她,哈哈)。但這家印度餐廳的Sangria酒味還是重了點。

註四:Toledo大教堂也是下回分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luefay 的頭像
bluefay

Notes that bring me back to myself

bluef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yttp
  • 寫的好阿!

    拍拍手~~~果真是文情並茂阿!
    不過我還真不習慣你叫我TinaXD
    感覺像在叫別人 噗~
    看你這麼認真 我也要加油 喔喔!!
  • 因為Vemisa她們都這樣叫你啊
    你有發現我在西班牙每次都先叫你廷廷以後
    第二聲又改為Tina嗎?XD
    我看我還是改回來好了
    自己也挺不習慣的
    感覺很像在叫別人
    花哈哈

    bluefay 於 2008/03/07 09:18 回覆

  • felicia
  • 哦...不!!

    妳悶完蛋了~等我考完試~就知道我的厲害了~哼!!都不等人家啦~><|||
  • 好好好我要等你了啦 乖 
    其實我也是慢吞吞啊...

    bluefay 於 2008/03/07 12:47 回覆

  • granthill
  • 讓我猜猜

    妳應該也醉了XD

    另外 我對雞皮疙瘩形狀的研究有興趣
    這想法真是妙啊 哈
  • 沒有阿 我清醒的很 醉酒的是別人 所謂眾人皆醉我獨醒 一針見血

    bluefay 於 2008/03/08 19:29 回覆

  • yttp
  • 哈~~你的確是醉啦XD想否認嗎?
    等我照片出來你就知道了 噗哈哈~
    Felicia慢慢來啦 我也還沒趕上進度咧Q_Q
  • 拜托不要外流 嗚嗚
    我還想做人耶
    以後和朋友出去要小心
    千萬不要人家說說你就照做
    尤其是拍照的時候...
    真是可怕的把柄啊
    (我們要謹記范文慧的例子)

    bluefay 於 2008/03/10 12:04 回覆

  • VEMISA
  • WA HA HA ... XD

    只有小家最乖
    有努力追上進度~XD
    不過我還是不能幫你掩飾你喝醉了的事實,哈哈
    不過沒最後一晚來得醉啦~:P
    (緊酸~)
  • 妳逃不了了V姐姐(凶狠)

    bluefay 於 2008/03/11 10:10 回覆

  • granthill
  • 真的是....

    醉了的人都說自己沒醉啊 哈
  • 這個問題真的不重要
    遊記好好寫就行了

    bluefay 於 2008/03/13 21:0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