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害怕懈怠的緣故,才開始重讀歐洲史,歐洲史學背景對我們這些



黃皮膚的子民來說,不外乎也只是個抽象的概念,即使讀到寫史的人



義憤填膺的部份,也不過是稍稍感覺到那種熱血沸騰的感覺罷了,而



那種感覺並非因為深有所感,只是為了我們自己文化的失落而難過而



已。歐洲人的自重使他們不顧一切想在盤根錯節的歷史中理出頭緒,



判讀自己文化歷史的發展,藉著學者和學者之間的辯論,賦予史料鮮



活的生命。



我現正感受到的難過只是因為我知道這個年代裡已經沒有什麼人重視



人文素養了,讀書是為了九年一貫教育,讀書是因為父母說讀好書才



賺的到錢,那麼別人國家的歷史跟我何干?連我自己國家的歷史都離我



太遠了,更何況是歐洲史或世界史呢?



正巧在重讀夏目漱石的"之後",雖我並不特別喜歡這本書的中心思想,



但他表達的數十年前的日本,大概就是現在的台灣,並且我們相較於當



時日本文化的貧瘠慘況,還有過之而無不及。因為政治的因素,不管是



外來的影響或自身的政策,導致內部的變動不安,人人自危而把那種不



安轉變為求取物質生活滿足的激進行為,但是不安還是存在,因為物質



生活從來都不是解決之道。熬過了經濟起飛的四,五年級生將自己畢生的



努力轉換為對下一代的期許,他們放棄了對人文素養的追尋,只為了讓



我們有享受文化的雄厚經濟實力。然而到了最後他們之中的一些人早就



忘了當初打拼的目的,而他們的孩子更加無法了解那個時代的情結該用



什麼方式來解開。連自身歷史都不了解的假學生們從來不可能會愛國的。



這就是為什麼我對陳水扁先生一直有恨得牙癢癢的心情,因為他是玩弄



大眾的壞人,他是抹滅歷史讓自己從中獲利的人,他是濫用語言欺騙無知



草民的人,草民並沒有錯,草民是努力求生的愛國者也沒錯,錯的是利用



他們的人。



早上在孝瑞的版上讀到她的梅竹心得,其實沒有特意想起的,但現在卻連



了起來。其實是一樣的東西,雖然我們從來都不認為自己的道德感和智能



等等會輸給交大,但我們卻有某些東西輸給交大,那個東西就是一種壟罩



著全校,上至決策高層,下至學生的氣氛。就像孝瑞說的,我們繼有點驕



傲自命清高,又有點不屑一顧,雖然不是人人如此,但寡不敵眾,氣氛儼



然形成。但說穿了,我們已經夠格自命清高了嗎????



我們的歷史絕不比人家不精采,我們的哲學也不比人家薄弱,只是我們自



命清高之下,無形中的鎖國政策其實也是從來沒斷過的。未經衝撞的東西



總是會少掉一些更瑰麗的色彩,因此無論是廣義的我們(中國人,就別分台



灣不台灣了)或目前狹義的我們(清大),都在對照組下失掉比賽的總錦標。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luefay 的頭像
bluefay

Notes that bring me back to myself

bluef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