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以前我還會在睡前翻翻村上春樹小說的時候,就發現他簡單



的文字很容易就烙印在任何人腦海裡,任何人。於是到了今天,



我也還記得他在舞舞舞裡頭所說的那種文化上的剷雪,只是現在



,我賴以維生的工作,連文化的剷雪都稱不上。





我所做的事,是融冰的工作。



有人每天指使我作文化末端的文書工作,我每天指使人印出上千



張白底黑字的紙,工人每天伐數不清的長不大的樹,造出無數生



產不到數天就進入垃圾桶重新循環的紙張。禿了的地球造不出同



步衛星拍不出來的臭氧,地球暖化,南北極融冰。





我就是這樣按部就班地作著融冰工作,且對文化一點幫助也沒有



。想著想著,心情有點糟。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luefay 的頭像
bluefay

Notes that bring me back to myself

bluef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peach
  • COMMENT:
    我也在融冰,不過沒你兇

    現在要印的東西越來越多了,亂七八糟的,重要的不重要的....

    每次去印東西都強烈的罪惡感,

    所以都堅持印雙面、不重要的就拿廢紙印,

    自以為樹會因為我減少的慢一些,

    誰知道其他的人身邊的誰正在拼命發狂的影印坎樹,有屁用!?
  • bluefay
  • COMMENT:
    臭桃兒你終於出現拉...



    還是有用啦

    少一張是一張阿^^""
  • 白小黃
  • COMMENT:
    舞舞舞裡

    關於一切都可以報經費的這個部份我最近感觸良多

    好扭曲的生態啊!

    我想算過錢的你大概比我懂



    打著文化的名號使用經費就更....了
  • bluefay
  • COMMENT:
    白小黃看電影啦

    我好煩喔

    你給我滾過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