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A    

 (為了不侵權,也不放音樂上來,連結為[PINA]soundtrack含playlist

http://www.youtube.com/watch?v=iiuxj-qEVU8&list=

PL0E42C1DCE587AE5C&feature=plpp_play_all)

 

周日看了大導溫德斯的PINA以後,久久不能從那近兩小時極端的衝擊

中平復,不管是音樂還是舞蹈,還是對生命本質最誠實的質問,都震

得人蕩氣迴腸。我開始可以了解為什麼阿火說看過了一場畢娜鮑許就

會無法自拔的愛上現代舞。

我所知有限的現代舞,往往一場一場對概念的解構,理解愛,並用你

的身體說明你的感受;理解痛苦,並用你的身體描繪無法言說的痛;

當然也可以像林懷民那樣,用舞蹈說明另一種藝術,像是行草。


正當我想把滿腔感動寫出來的時候,往往發現早有更厲害更有見地的人作了:


德國現代舞從來不是從動作開始的,而是從人開始,從對人類行為的理解與

疑惑,而開創了遠離芭蕾的新舞蹈形式。許多人一直好奇,在庫特尤斯所

主持的福克旺學院舞蹈系裡,年輕時的碧娜鮑許,到底學到的是什麼?

「誠實」,鮑許在本書中如此回答。

 

 (:這段話節錄自盧健英畢娜鮑許,很德國嗎?”http://blog.roodo.com/planet5277/archives/3891067.html)

 

從誠實出發,她問自己問題,問舞者問題,問觀眾問題,一切從此開始。

我一直覺得自己很幸運,生長在無戰無苦的時代,物質豐裕,或許還太豐裕

了一些,有健全的家庭和慈愛的父母,還有宗教為依歸,但即使如此,任誰

都要繼續的追尋,繼續問自己問題,不能視一切為理所當然。因為所有的教

條沒有了誠實的思索和自問自答,就會成為暴力。而畢娜最讓我震撼的,就

是這個。


溫導選擇由[春之祭]開頭,繼而有[青春交際場][穆勒咖啡館]等經典舞碼

串成,交錯著舞者的自白和向PINA致敬的片段舞碼。最後以一名年輕的舞者

在劇場中高喊「我很年輕,我有夢想,我身體強壯…….」,彷彿暗喻著人生

起始與四季之交替無異,青春時體會生命力、面對自我、面對羞愧與不協調

,然後步入壯年與中年的負荷、求愛、挫敗與幻滅;然後突然間了悟了什麼

似的,才看見了山川與大地,巨石、花草、與清月,最後,步入死亡,順著

死,讓新生者生。


我也特別喜歡表現主義手法的現代舞,有時它就像手語,有一種不明朗的美

感,而畢娜鮑許將這種像手語一般的肢體語言推展至舞者的整個肢體,以靈

肉為筆書寫,草創了舞蹈劇場(Tanztheatre)。


一名舞者在片中說,穆勒咖啡館裡的PINA,佝僂著身軀,像是被掏空的軀殼

,一具行屍走肉。那個形象,如同背負著二戰後屬於德意志的沉重歷史與國

族包袱,甚至人類的存在意義,她彎起身不僅表達那沉重,也表達謙卑和屈

服。她所具象的這具行屍走肉,到底是潰敗的歐洲、是全體人類文明、還是

個人的地獄?或許都是。


有人認為現代舞至此,太晦暗太沉重了,但我總覺得,各種形式的藝術在這

麼深刻的剖析了人性以後,總會有明亮而平靜的昇華。就像一位滿頭華髮的

睿智老人一樣,或許是充滿愛意和包容地凝視他人的青春,或許是一種從容

不迫的態度,或許是對社會的正面影響力,如果能夠誠實,我相信我們可以

走得更遠更遠。


噢,還有呢,看完了電影,旅遊清單上又多了一筆烏塔帕的半空電聯車

期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luefay 的頭像
bluefay

Notes that bring me back to myself

bluef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