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人心裡都圍僻一個小角落,放著這輩子最珍藏和最難以啟齒的片段,不張不揚,

慢慢隨著時間的流,在我們結束一曲華爾滋之後,以落寞之姿送我們回家。而每一次

不管是高興是悲傷,是是非非,我們都不忘記問:為什麼?高興的時候問:為什麼?悲傷

的時候也問:為什麼?好像人生不能簡單一點似的,這究竟是身為現代虛無主義者的悲

歌,又或者是天分?

 

某天,我突然發現自己不是那麼單純一眼就能看透的個體,因為隨著時間空間變化,

隨著身邊的人物變化,我覺得自己更像一隻變色龍。當身邊是一個舉足輕重的人物,

我必定會穿上我最華美的衣服,連講話都字正腔圓起來;如果身邊是個絕佳的演員,

那麼演出就必然精采;但追根究底,我仍然是那個樂觀但是沒有答案的虛無主義者

,即使音樂結束後又將乘著落寞的馬車回到灰姑娘的居所,我仍會好好的跳完一支

舞,至於為什麼,我其實不是那麼在意的。

 

不喜歡暢銷書,卻不小心愛上Alain de Botton;討厭虛無主義,卻不小心成為虛

無主義者;討厭粉紅色,卻買粉紅色的手巾;明知道不能愛,卻愛了。為什麼呢?

 

別問我,我從來都沒有答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luefay 的頭像
bluefay

Notes that bring me back to myself

bluef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