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來的生活很單純,但體會卻是多重的。我還是要試著說說。

 

有段時間人總一直想長大,幻想長大後要實現夢想、幻想長大後的模樣,應該要從醜小鴨

 

 

變成天鵝,要從平凡無奇的「我」幻化成一個更美麗更亮眼的「我」,諸如此類的希冀,

 

 

好像時間一到就一定會破繭而出似的。

 

 

 

時光飛逝,很快的在新生活之中,我們失望地發現蛻變並沒有自動發生,奇蹟也沒有像一

 

 

道光從天空射下,帶給我全新的改變。我還是那個平凡無奇的我,只是年紀大了一點。

 

 

 

在這樣的絕望之中,人開始懷念過去。懷念更加青澀但仍懷抱夢想的日子,因為那時以為

 

 

將會變成天鵝的自己,那樣的天真是真切而感動人心。

 

 

 

對於生活中累積的好壞經驗,慢慢地也變得無感起來,曾經會花上幾天思考的人生問題,

 

 

 

吸引力不再,只因為眼前有更現實的問題要考量。

 

 

 

有天跟爸媽聊天的時候,我語帶得意地跟他們說,我覺得自己長大了、成熟了,以前會讓

 

 

我氣得跳腳的事情,現在都沒有了。爸爸回了我一句話:「不一定是這樣,只是沒有遇到

 

 

『境』。『境』來了,才算數。」

 

 

 

是啊,『境』來了才算數,那難道是對我來說,會讓我跳腳的『境』已經不同了嗎?以前

 

 

的『境』或許是同學朋友的一句話,還是一篇作業遲遲寫不出來;剛踏入職場的『境』是

 

 

遇到無理的上司和同事;現在的『境』,會是什麼呢?

 

 

 

我有一種感覺,那個還沒現身的『境』會以一種更抽象、更無法捉摸的型態彰顯出來,可

 

 

能是某種人生的無奈,就像我在書上讀過的,或許是一個塞爾維亞的年輕女乞丐的形象、

 

 

或者一個晚年潦倒的傑出幽默作家、又或者只是我從父親或母親、或任何親近的人身上看

 

 

見的生存的無力感。

 

我想,以前的『境』都還只是false alarm,狼來了虛驚一場,喊狼來了的人則是我自己。往

 

要面對的絕不是假警報。

 

 

 

 

 

而『境』來了,還有沒有力氣跳腳,這還是個問題。

 

 

 

=====================================================================

 

 

ps. 多次有朋友說,我寫網誌的感覺常比我人來得嚴肅,也沒有人來得樂觀,其實只是抒發

 

 

這些對我來說是很重要的,幫助我思考,否則一團團的思維會很不負責地卡在腦海中,沒

 

 

有個條理。所以朋友們不要怕,這只是嚴肅版的布魯肥,還是肥的。 

 

 

我會時不時把我樂觀的精神也寫出來的,花哈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luefay 的頭像
bluefay

Notes that bring me back to myself

bluef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