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頂一直以來,只有鴿群駐足,除此以外,還有一紙長年受困而褪色的風箏。
 

風箏做成老鷹的樣子,褪了色的鳥喙和爪雙雙失去了威嚴的力度。
 

很久以前牠以凌空之姿撲向頂樓的白鴿,鴿群惶惶散飛,還沒有時間發現那條弔詭的塑膠

長線,便已經朝四面八方振翅而去,久久不敢回到這塊灰色的家園,因為艷陽下,鷹爪仿

佛還堅利可信。


幾天以後,那年最末一個具有影響力的秋颱掃蕩過小島東北半部大小城市,樓頂的鷹讓強

風吹得狂亂轉了一圈又一圈,綁缚它的風箏線卻老老實實地卡在水塔旁ㄇ字型的水管上,

一圈又一圈。
 

就這樣,鷹熬過了一個轟轟烈烈的颱風夜。
 

鴿群遠遠地不知到哪避難去了,卻在天空放晴的那一刻再次粉墨豋場,並且不再害怕那隻

眼露凶光的巨大老鷹。大抵是牠們小小並不聰明的腦袋瓜發現這老鷹只是紙老鷹,不具威

脅性。
 
後來的日子裡,老鷹和白鴿和平共處了好些日子,白鴿們甚至希望這個性良好的夥伴能和

牠們一起遨遊天際。
 

咕咕,咕咕咕,咕咕。。。
 

走,我們一起飛!
 

但老鷹始終只是躺在那兒不動。
 
 

ps.

用各種可能的涵義去讀它,讀完以後丟棄,然後行動。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luefay 的頭像
bluefay

Notes that bring me back to myself

bluef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